中國四川安龍村的建立與經營


「不用化學肥料怎能管理蟲害呢?」有人質疑。

「管理蟲害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管。要管,就永遠得管,沒有停止的一天。」高清蓉說。

「只要耐心一段時間,生態就會達到平衡,人與蟲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是平等的,人類不需要、也不應該控制蟲。」

高清蓉最近應邀來台灣演講農村生態環保,她來自中國四川省成都市安龍村,以自己田裡的甘藍為例,她說一開始蟲把甘藍吃得只剩葉脈了,但這時不必急著噴藥,也別急著拔掉甘藍,因為蟲子的生命週期比甘藍短,蟲一死,裡面的甘藍就能安全長出;再過陣子,蟲子多到一定程度時,自然就會吸引天敵,蟲子的數量就能被控制住。

被蟲吃得只剩下葉脈的甘藍,裡面長出一棵新的甘藍。(高清蓉 提供)

被蟲吃得只剩下葉脈的甘藍,裡面長出一棵新的甘藍。圖:高清蓉提供

生活徹底有機化 經濟信心盎然

高清蓉是個有孩子的母親,她離鄉到都市工作,卻常思考什麼是幸福生活?她想著和家人分離兩地,父母在鄉辛苦耕田、帶孫子,自己在都市也吃得不健康,都是為了能在都市裏買棟昂貴房子。可是,這樣的生活真的比較快樂嗎?

幾經考慮,毅然決定放棄都市工作,回到安龍村耕種。她相信,如果能興起家鄉的農業,經濟未必會差,和家人團聚必定更幸福。

回鄉後,高清蓉得知村農施用化學肥料,河水已經被汙染,於是她和父母由「慣作農法」改為「有機農法」,不產生土地無法利用的廢棄物。她不用化肥、也不用塑料布與溫室,徹底將生活有機化。田間漸漸地出現了蛙類、昆蟲、蜘蛛等動物,這是慣作農地施用化學肥料無法見到的盎然生機。

此外,高清蓉也把廚餘放入沼氣池,利用發酵的氣體來炊煮,沼氣池的液體則用來堆肥,所以沼氣池不生孳蚊,也沒臭味。她們家的廁所不用水沖,屬於「旱廁」,用含碳的米糠覆蓋含氮的排泄物,發酵後成為最好的田間肥料,不但節水,也沒臭味,和都市廁所一樣清爽乾淨。

廚餘經沼氣池產生瓦斯,排泄物經旱廁成為堆肥。(高清蓉 提供)

廚餘經沼氣池產生瓦斯,排泄物經旱廁成為堆肥。圖:高清蓉提供

生態循環,不產生土地無法利用的廢棄物。(高清蓉 提供)

生態循環,不產生土地無法利用的廢棄物。圖:高清蓉提供

產地直送生互信 消費者參與訂價

對於農產品產銷,村中數十位有機農友共同配送農產品到都市,而且還與消費者一起討論價格。價格的訂定根據生產成本與農民合理收入,價格決定後數月不變動,既保障生產者也保障消費者。

「傳統配送模式下農產品價格受盤商操縱,消費者對價格變動只能全盤接受。」高清蓉說消費者在參與訂價過程後,甚至會在外部環境變動時主動提出漲價的建議。市集式的銷售方式,讓消費者和生產者相互認識後建立信任,因此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認同。目前會員已達千人,讓農友們都能溫飽。

「農作人在土地並肩耕作,情感深厚,回家和父母孩子共享天倫,三餐吃的是最新鮮健康的食物,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一群。」轉為有機耕種後的農民,更加體認自己在「環境重建」的重要性,充滿自信與滿足。

六畝生態田地寬 農耕體驗產銷一次足

除了自家人過得開心,高清蓉希望將幸福感傳給更多人,她在徐堰河旁租下兩塊六畝地(1,200 坪),劃分出「農耕體驗區」,讓都市人也能在土地上自由耕種,玩真實版的開心農場。

「唯有親自踩在土地,才能體會農作的快樂!」清蓉說。

另個區域則是則劃為「食品加工區」,因為市面上經過認證的有機產品,在生產過程中對環境並不友善,例如使用不可分解的塑料,因此她堅持沿用傳統方法為吃不完的糧食加工,推動真正的有機食品。

這兩塊地沿用生態設施,自成生態循環,不以販售為目的,卻成為農家提高生活質量的示範區。

為什麼是六畝地?

「因為政府分配給農民一家五口的土地總共就是六畝,我要讓大家知道,這樣大小的土地,就能讓一家人過著自給自足,又充滿幸福感的生態生活!」高清蓉開心的說。

註:本文原刊登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講座影片

 

講座EDM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