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轉型城鎮的形成與挑戰


經濟想像–轉型城鎮

環境正義關注環境效益分配的不公平,而這些不公平往往與污染的界線、財富分配不公有相當關係。以台灣這幾年各地設立科學園區搶地搶水所引發的問題來看,科學園區產生了對誰有利、對誰有害的爭議。開發以後的園區可能轉型嗎?園區轉型,並不僅是意味著已開發的園區本身產業項目的改動,更根本的是,這種社會經濟的轉型必須從高科技產業及其相連的水、土地、能源的利用模式作整體的考量。以台灣社會資源規模而言,從大量耗水、耗土地、耗電力的產業,轉向小即是美的經濟,不失為一個值得思考的轉型想像(參考邱花妹的巷口文「能源使用的新思維:小即是美」)。

在高價石油、產油高峰前景的歷史條件下(註2),欠缺石油的台灣面對這一經濟局勢,一個可參考的城鎮或生活區域發展概念,是英國的「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s)。轉型城鎮運動是在面對發展主義下的生存問題,是一種回應現代世界氣候破壞、高峰產油、經濟波動所發展出的草根社群網絡,目的在建立更具韌性的社群。轉型城鎮運動的關鍵在於及早面對經濟、社會、政治的問題,以避免能源短缺與氣候變遷下,社會結構「韌性」不足以面對的問題,進而引發文明更高的危機。

英國著名的轉型城鎮Totnes。(相片: Dachalan/Flickr CC)

英國著名的轉型城鎮Totnes。圖:Dachalan/Flickr CC

轉型運動發起人之一 Ben Brangwyn 認為,轉型是重新檢視生活中的組成元素,依照最符合永續發展的原則,來做篩選和重新配置(註3)。轉型城鎮運動的一個核心是轉型的「時間意識」,這是指透過未來的願景(通常是20年內產油高峰來臨前),來構想現在的行動。能源減量行動計劃(Energy Descent Action Plan,簡稱EDAP),是降低對石油仰賴的一個行動方案,把城鎮轉型意識與能源減量融合在一起。以著名的托特尼斯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 Totnes)為例,他們的EDAP透過假定2010年產油高峰後的20年時間表,擴展成未來到晚近幾年的行動計劃。

「轉型城鎮」與「轉型企業」,是以社區的整體利益為考量基礎,探索如何讓經濟發展對人、社會與對環境更為友善。這恰好都是台灣高科技產業所欠缺的部份。另一方面,轉型城鎮也提供台灣社區營造可參考的另類路徑,思考如何將能源問題、食物網絡、社群關係基礎帶入社區再生的方法。

註2: 參考彭明輝,2012,《2020台灣的危機與挑戰》。台北:聯經出版。
註3: 蔡錫昌、莫聞,2010,山城托特尼斯 英國永續城鎮轉型的發源地。環境資訊中心電子報,2010.09.03。

註: 本文原刊登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講座EDM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