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白海豚練習曲」映後座談


「白海豚練習曲」紀錄片中,導演簡毓群花了五年時間,記錄下國光石化開發案所引起的白海豚保護運動,也記錄下各方不同的觀點,更造訪香港、泰國等地瞭解當地的鯨豚保育的運作。中華白海豚原本已經是稀有水生哺乳動物,台灣海域僅剩六十多隻,紀錄片中呈現白海豚所面臨的各種危機,包含非法拖網造成白海豚的食源減少、海洋汙染造成白海豚體質衰弱。影片也忠實呈現漁民們對於劃設沿海保護區的反彈,並認為政府應該先照顧人民生活,再考慮保育野生動物。也有漁民表示「只要轉職補助金拿出來,我們就願意配合」。整部影片不難看出導演試圖替白海豚說話的立場,也希望觀眾思考:究竟是人類掠奪了海豚的天然棲地,還是海豚讓人類的經濟無以發展呢?「留得藍海在」的新思維、新做法又是什麼呢?

mf_white_dolphin (1)

圖中文字節錄自廖鴻基老師作品

為什麼要保護鯨豚?在保育和經濟發展之間,能否找到平衡點?曾經身為討海人的廖鴻基老師站在剛播放完「白海豚練習曲」的大螢幕前,向我們敘述他和鯨豚之間的美麗故事。

「你們來自遠方蒼翠的小島,你們都是海神的信差。」~《後山鯨書》

擁有自己的漁船後,廖鴻基老師立即卸下了所有的漁具,出海尋鯨。他大膽向出版社預支版稅,卻連要寫甚麼都還沒概念,最後卻完成了台灣出版史上第一本有關鯨豚的書籍──「鯨生鯨世」。廖老師的賞鯨船在1997年首航,為台灣東海岸開啟了一扇通往鯨豚之家的門。至今,老師仍經常帶學生出海,看鯨豚、看海、看山,體驗與陸地不同的海闊天空。當鯨豚優雅的身影出現在海面,就連已經暈得七葷八素的人也不免發出驚嘆聲。

2008年,曾有四隻虎鯨來到台灣。白天,牠們輕快友善地在船邊跳躍,當晚,其中的兩隻卻被發現死掛在流刺網上。虎鯨是自然界中少數擁有比人類家庭關係還強的動物。全家游訪台灣東岸卻有半數再也不能回家,如此不友善的海岸,拿甚麼去歡迎嬌客來訪呢?我們太不了解海洋、不了解鯨豚,因而對他們造成了許多傷害。哪一天我們才會了解,我們曾做過多少傷害海洋的事?

如果有機會和鯨豚共游於大海,您會想做甚麼呢?十個學生中有九個回答老師:「騎上去!」。人類對於鯨豚的印象,主要來自商業影片,但其實鯨豚可以並肩同游,並不適合騎乘!牠們適合在大海遨遊,不適合被拘禁在海洋公園或水族館內被「觀賞」。喜歡鯨豚,何不出海到牠們的家拜訪呢?鯨豚是海洋的指標生物。保護鯨豚,也就保護了海洋的健康。最後廖鴻基老師說:「希望大海保有足夠的驚喜,來激發我們偏頗狹隘的靈魂。」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