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態生活觀察


廣義的生態生活,可以解釋為以友善環境的方式去經營或創造一個生活空間,包括個人住宅和整個社區。生態生活的範圍主要圍繞在食物來源、能源使用、廢棄物處理、綠化環境等要素,從最純樸的自耕自食到高科技的太陽能板架設等。地區不同所造就的人文及環境也會有所不同,因此會醞釀出不同樣貌的生態生活。梧桐基金會的同仁過去兩年內走訪過許多國內外不同的生態村,同時也邀請不少國內外專家分享他們在各地生態生活的體驗。

本次的分享,先從較大尺度的國際城市觀察,再到小尺度的個人、居家、辦公室的實際案例。國際的案例中,著墨較多的是新加坡。新加坡的國土面積小,在天然綠地缺乏的條件下,高樓綠化成為城市規劃重要一環。以當地邱德拔醫院(Khoo Teck Puat Hospital) 為例,每層樓除了種植植栽外,頂樓也設置菜園供社區居民種植作物,除了提供生物更多自然棲地外,也提供病人一個舒適的修養空間。不過,從新加坡的種種案例和政府政策看來,當地的綠化是以人為中心的設計,並不是考量生態和自然,因而有可能會消耗其它環境成本。

dd_2013 (5)

新加坡邱德拔醫院 Khoo Teck Puat Hospital。攝:梧桐基金會

而德國的Arkadien Winnenden社區則是採用對環境較友善的策略,利用工業時期留下的廢棄土方作為新建築的基底,街道也採用透水性材質使落下的雨水能保留以澆灌植披。其他包括英國托特尼斯小鎮的社區經營、義大利大樓的垂直森林住宅、德國慕尼黑水域氾濫利用等等都是國際生態生活的經典例子。

而台灣的生態生活觀察中,基金會實際走訪全台9個縣市14個案例,從繁華的台北延伸到偏鄉的台東,從住家的陽台蔓延至校園的屋頂。來自奧地利的Stefan Wolf,在台東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生態村,自行設置太陽能板來解決電力問題,還在自家空地種植作物當作食物來源,多餘的食物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換取其他所需資源。

dd_2013 (4)

台北博仲法律事務所的乾式廁所。攝:梧桐基金會

台北博仲法律事務所設置類似茅坑的乾式廁所,將排泄物與稻稈及米糠鋪蓋可消除臭味,發酵2~3年後就是可用於自家菜園的天然肥料。乾式廁所不但減少水資源的消耗,也讓人、土壤、食物的能量串連循環。 而南投的桃米生態村、台南成功大學的屋頂植栽、台東壹包半工作室的能源永續利用等諸多案例都是值得我們去觀摩學習的。有興趣了解更多生態生活的朋友,請至國科會科學到民間網站,觀賞當天豐富的介紹。(http://case.ntu.edu.tw/SciMonthly40/sm40blog/)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