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提斯庫瑪「全人教育」演講全文


2014/03/24 晚間,薩提斯庫瑪博士於中興大學演講「全人教育」,感謝各方好友熱情參與!以下為精彩演講中文稿。

關於舒馬克學院

舒馬克先生(E.F. Schumacher)是我的心靈導師、是我的朋友,也是舒馬克學院的名稱由來,他有一本著作:「小即是美 (Small Is Beautiful)」,這也是為什麼舒馬克學院的規模很小,整個學院的人數大約為40人左右。就像台灣很小,並且很美麗。

在學院中,所有人──包括老師及學生──都住在學院裡。每天早晨,大家會聚在一起,我們以30分鐘的冥想做為一天的開始。冥想是精神及思想的糧食,而在我們用早餐餵養自己的身體之前,應該要先餵養我們的心靈及腦袋。冥想結束後,我們一起用早餐,早餐之後,所有人會一同開個小型的社區會議,告知彼此今天的所有計畫。而後,我們會有一段「心靈閱讀」時間,由一位學生選定一本啟發心靈的書朗讀給大家聽,這本書可以是關於佛學、印度教、老子或任何傳承了偉大先人智慧的書。如此一來,在接下來的一天中,每個人都能在潛意識中帶著書中的智慧學習工作。

「心靈閱讀」結束後,大家便各自按照分組去工作。有的負責照顧菜園,包括照顧土壤、種植蔬果香草等,有的到廚房準備午餐。我自己呢,每個禮拜會為大家烹煮一次印度晚餐。所以,如果各位來舒馬克學院的話,每個禮拜會有一次機會享用我為大家準備的晚餐,同時也有機會和我一起學習做印度料理。

我剛剛邀請你們的老師,歡迎學校老師帶著你們的學生來舒馬克學院,讓你們親身體驗何謂「全人教育」──不是只是聽聞而已,是實際去經歷這樣的教育方式。

除了農事和準備餐點之外,有的人負責打掃廚房,有的人去整理房舍。整個學院都由我們自己打掃,包括洗馬桶、擦地板、整理房間、排列教室桌椅等等。所有的庶務都由我們自己動手做,不另請工人來做這些事。當有「工人」時,所有的雜物都是工人的責任,工人只拿得到微薄的薪資,而「教職員」變成「教導」工人如何做這做那的人,指揮的人不用動手做,卻可以拿取優渥的薪水,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在漫長的人生中,我們都是學生,人生不是只著重在頭腦而已,人生是整個生命的呈現。

工作結束後,學生開始上課。課程從早上十點到下午一點,中間會稍作休息,然後大家會聚在一起共進午餐。用餐完畢,有一組人會負責洗碗善後。我們認為學習洗碗和學習達爾文、莎士比亞、牛頓、蓋亞,或複雜理論一樣重要。如果你連烤麵包都不會,了解達爾文的理論又有何用?如果你連洗碗都不會,你學習莎士
比亞又能做甚麼?所以,在我們教導學生達爾文或莎士比亞之前,學生必須先學會煮飯和洗碗。這就是我們全方位的「全人教育」。

在自然中學習

每週我們會選一天,甚至兩天的時間,在午餐後帶學生走入大自然。我們學院附近有個漂亮的山丘叫「達特穆爾 (Dartmoor)」,我們帶學生走入大自然,學院附近有海,因此我們也會帶學生到海邊走走,一走就是兩個小時。2005年,我曾經幫BBC做了一部關於達特穆爾的影片《地球朝聖》,印象中那部影片多年前曾經在台灣上映。

我們學院有位教授叫做「斯蒂文‧哈丁 (Stephen Harding)」,他會帶學生在散步時展開一段時空之旅,他們差不多會走6英里,在這6英里的步行中學習地球的歷史。地球好幾億年的歷史,人類只占這麼一點,而工業革命占地球歷史更短,微乎其微,哈汀教授會花很長的時間跟學生一起步行。

我們會利用下午的時間與自然相處,同時也在自然中學習,不只是學習自然,而是在自然中學習。學習自然與在自然中學習有很大的差別,當你學習自然時,自然變得無生命,自然變得好像是一個與我們分開的物體。但是當你在自然中學習,就宛如你在跟你教授學習一樣,兩者之間會產生關係。

現在有很多的教授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已逐漸疏離,他們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名字。教授進到教室只是上課說話,上完課後就離開,他們可能連學生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學生從教授那邊的學習變得相當有限。

在自然中學習會與自然產生良好的關係,因此不是只有教授可以成為你的老師,自然也可以成為你的老師。偉大的印度詩人、同時也是哲學家、畫家、音樂家,1913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 (Rabindranath Tagore)」曾經創辦了一所小學校,地點就是在一棵樹下。他跟他的學生說,你們有兩位老師,一位是我,另一位就是這棵樹,你們要向這棵樹學習。我個人從這件事獲得了啟發,當我創立學院的時候,我跟我的學生說,我們不只是要跟人、書和電腦學習,我們要直接的在自然環境中學習。與自然直接相處的體驗是全人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學生散步回來之後,我或者其他人會開始做晚餐,在6點或是6點半時開始享用晚餐。晚餐後,大約8點大家再度聚在一起,討論生命相關議題,或者是音樂表演、爐邊對話等。
爐邊對話是我為學生準備的課程,一週一次。爐邊對話沒有固定主題,爐邊對話談的是生命本身,所以可以提出任何疑問,你可以問關於上帝、愛情、婚姻、性關係、戀愛…任何想問的都可以提出來。關於自然、蓋亞、地球等任何問題,這就是我們的爐邊對話。

學院裡有個很棒的酒吧,我不知道你們的佛教徒是否可以喝酒,但在英國,酒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學生、教授和來訪的講者都可以到酒吧去,在這享用美好的時光後,再回去就寢。以上就是舒馬赫學院一天的作息,也是我們的課表。

教育是啟發不是灌輸

現在我要從學院的例子來說明實際的全人教育是如何展開的。「教育」(Education)的英文字源是拉丁文Educare。Educare的意思是取出、領出。把已存在的拿出來,教育不是從外不斷吸收、投入,而是從內發現。但是現代化的教育不是教育,因為現代化的教育是叫你不斷的吸收,認為學生是愚蠢的,學生什麼都不知道,學生沒有知識,學生什麼都沒有,就像是個空籃子、空桶子或空盒子。教授的工作變成是在這些空桶子、空籃子裡面塞滿化學、物理、一大堆學們的資訊和知識。這不是教育,教育是要引導啟發。

教授的工作應該是去觀察學生擅長什麼,這位來到我們團體裡的年輕人對什麼有興趣,他真正感興趣的是什麼,這位有屬於自己特殊專長與天賦的學生,他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教授的工作是要觀察這學生,從中察覺到蛛絲馬跡,去發現這個人對於哪些事物很有興趣,教授會試著去協助學生開啟興趣,透過啟發興趣,繼續發展出其他的能力。這些都是作為一位優秀的全人教育教授該具備的特質。

全人教育的老師不是某個學科或某個課題的專家,而是了解學生的專家。各位教授們,不要只關注你們研究的學科領域上,要多關注你們的學生。學科只是用來進入學生們的心,或者說進入他們的良知意識,和精神層面的介質。而這就是遍及世界但過於簡化的現代化教育與全人教育的不同點。

現代化的教育並沒有把關注放在學生身上,學生像是附屬品,教授只關注在自己研究的領域上,只是自己研究領域上的專家,我們稱其為「簡化的教育」。當你只對某個學科領域有興趣,譬如一位「物理」教授,他可能對生物學、人類學、心理學或其他的學科一無所知,只專注在一個「物理」學科上。但我們人類並非單一的學科,而是「完整的個體」。

手腦心靈和諧共好

在每個個體當中,我們都有頭腦、都有心,我們能夠思考。我們的大腦分為左半球及右半球,左半球掌管科學性的思考、邏輯、學習、理性、推理、論證…等等,右半球則掌管直覺。所有偉大的科學家、作家、藝術家、智者,都是用直覺來創作。即使像是牛頓這樣的科學家也是用直覺來創作,然後再用他們的左腦來發展建構理論。

現代化的教育是「非常左腦」的,幾乎沒有引導、發展我們的右腦直覺。我們有腦袋、我們有思考能力,但我們身體裡還有什麼?我們有「心」。可是現代化的教育卻沒有關注我們的「心」。如果你開始談論關於感受、靈性、關係…這些在現代化的教育中卻幾乎都沒有教。我們有手,但現代化的教育卻也很少教我們如何用手。我們雖然可以在某些地方用到雙手,但相對的還是使用得太少。例如我們通常只會學到一些簡單的技術,使用一些機械工具。

通常我們從大學畢業後很少或幾乎沒有學到任何的「技能」,因為主流的學校幾乎沒教。會教「技能」的通常都是較不入流的學校,例如科技大學、較不被重視的學習中心,因為去讀的通常也是較不聰明、比較駑鈍的學生。他們常被認為沒有宏大的理想、沒有很想念書的失敗者,所以基於安慰、同情起見才被教導一些技能。這類學校多少可以讓人學些手作的技巧,但其實也並不是很多,大致來說可以學到一些技巧和科技,譬如說如何操作機器。

勇敢冒險開創價值

因此,當你從學校畢業,你要善用你的完整的你,包括你的雙手、心靈、頭腦、直覺、想像力、創造力、能量、與熱情,去面對挑戰!去冒險,有多少學校教學生去冒險?有多少學校教學生去承擔生命中的風險?不要害怕問題,不要害怕困難。學校只希望你有個平順、無憂無慮、舒適的人生,因此只期待你出社會後去找一個不錯的工作。所以呢,你受教育、進到好學校、取得一個好看的學歷,然後找一份好工作,領一份不錯的薪水,然後去買車、買大電視、找一個好伴侶、接著去貸款買房子,這樣的人生太無趣了。

我們怎麼會要學生去創造這麼無趣的人生,這種平順無感的人生?我希望年輕的學生走出舒適圈,走入世界,勇敢去冒險,去創造,去做些什麼並且承擔風險。我徒步旅行了八千英里,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我希望年輕學生去做這種冒險。去登山,去世界各地,身上不要帶錢,去行腳,去騎單車,去做些什麼,讓你的心靈與你的精神堅強並且具備抵抗力,不要滿足於平順的工作與無趣的人生。

我認為現代人的生活非常無趣,我在歐洲與美國,尤其是在英國,看過許多人過著無趣的生活。我要你們過的是有冒險性的生活,全人教育就是冒險的教育與冒
險的旅程,全人教育也是解放的旅程,是心靈的自由與解放,讓你甩掉依賴、欲望、貪婪、與支配的包袱。

現代教育造成許多問題,例如近代發生的大型的戰爭,包括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是哪位總理帶領英國向伊拉克宣戰的?這位總理是名校牛津大學的畢業生。世界的問題不是未受教育的農民或勞工造成的,反而是那些受高等教育的人們,是他們創造核武、戰爭、毀滅性武器。是誰在砍伐森林,製造石化燃料,造成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是誰在製造這些問題?是那些高知識份子與高薪份子。

和平永續的真正快樂

我非常直率、坦白的告訴你們這些,因為你們台灣是一個小而美的國家。你們可以帶領這個世界往不同的方向發展。你們可以讓世界變得更永續、更愉悅、社會更安寧、更有創造力及想像力、更有冒險性,而不只是找一份工作、買車、找個伴侶、買房置產、然後便死去的無聊人生。我覺得像台灣這樣小的島國可以做為小而美的典範。世界上已有像我剛說的典範國家:不丹。你們有聽過不丹這個國家嗎?它是世上唯一敢說「我們這裡不講國民生產總值(GNP)或者國內生產總值(GDP),我們要的是國民快樂總值(GNH)」的國家。不丹可做為台灣的引領,做為改變世界的參考。

附帶一提,這個座落在喜馬拉雅群山中的小國,不丹的前總理Jigme Thinley現在也在台灣訪問,我曾經是他的賓客。(姜保真老師補充:Jigme Thinley將會到中興大學參訪) 太好了,你們非常幸運!因為他是一個很棒的人!

就像不丹追求國民快樂指數GNH一樣,每個台灣公民的快樂、安和,才應是政府應該正視的、最重要的事情,而不只是追求更多的經濟成長、經濟成長、經濟成長…。在傳統印度教當中,有一句祈求和平的禱文是這麼說的:「om shanti, om shanti, om shanti」。「om」是「宇宙」,「Shanti」是「和平」,所以整句的意思就是祈禱宇宙和平。當我在朗誦此祈禱文時,一些受過教育的人,特別是官員、商業領袖,像是英國的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說:「庫瑪先生,你朗誦這種祈禱文是沒有用的,你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我跟他說:「可是,財政大臣,你不是跟我一樣也在朗誦徒勞無功的祈禱文嗎?」「我沒有啊,我朗誦什麼?」「我已經聽你每天覆誦四十年了,你一直重複說:經濟成長、經濟成長、經濟成長、…這就是你的祈禱文。」你們倒是說說哪個比較好?是宇宙和平,還是經濟成長?

尊重差異美好和平

我認為我們應該遠離以經濟成長主宰世界的想法,而是以人性來規範這個世界,以生態、和諧、人類與萬物之間的關係、人與自然界的關係來協調並帶領一切。我們如何與人們融洽相處,這就是人性。

我們如何與不同宗教相處,假設你是個佛教徒,你該如何與印度教、基督教、回教還有猶太教和睦相處。如果你是台灣人,你如何與中國、美國、日本、南韓、香港、泰國、印度及其他國家的人民和睦相處。如果你是白人如何與黑人相處,黑人如何與白人相處,男人如何與女人相處,女人又該如何與男人相處。同樣的,老的與少的,少的與老的,這些都是人際關係,和諧的人際關係。

和諧是道家很重要的思想,也是中國老子所提倡的。所以你們的文化,中國文化,倡導和諧相處。但和諧在哪?現在的世界中沒有和諧,和諧已不存在於種族、國家、宗教之間,所以我們必續創造社會的和諧氛圍,而全人教育是個關鍵。

美好品質的完整生命

當你一踏入社會,你的大腦就已受到制約,已經被洗腦。因為你一向被灌輸的是我上學是為了得到好的分數、好的考試結果,然後才會有好的工作。所以我們都已經受到制約,認為教育的目的就是為了通過考試然後獲得一份好的工作。現在的大學、媒體、社會、政府正在對我們洗腦,告訴我們:年輕人,你的人生目的就是取得一分好的工作。這就是我們社會教導我們的目的,取得一份好的工作,就只有這樣。我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想法。我們必須說教育的目的不是取得一份好工作,好工作只是附加的,但我們的目的是要取得好的生活,有好的生活品質,同時也有一份好的工作,好的人生,好的生活品質。

佛教的理念是正命,佛教的八正道是為了了斷煩惱,消滅苦惱,而八正道包含了正命。正命帶來喜悅與滿足,也因此提升你的人生、自然、整個社會、森林、植物和動物,所有提昇都源自於正命。如果你的正命是精神錯亂的,是需要砍伐雨林、導致氣候暖化、氣候變遷等等,那就不是正命。所以教育的目的是找出人生的意義,在生命中尋找歡樂。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稱讚不丹,因為他們大膽的採用國民快樂總值的想法,而不是關注國民生產總值。

所以, 非常肯定的,也是綱要性的,我跟你們說的是很實際的事情,而不是理論,不是單一面向單一想法,是很實際的事情。所以教育應該是完整全面的,知道每一樣事情都是有關連的,每樣東西都是互相連結的。

世界是獨立個體的完美配合

我們的身體是說明一個既完整又獨立的系統的完美例子,我們的身體是很完滿的系統。腦袋、心、雙手、血液系統、基因、細胞、微生物,每一部分的運作都是彼此和諧,身體確實是最完美的例子,是大自然的偉大傑作。所有的身體都是這樣,動物的、人類的、樹的,都是完整、相互連結、彼此互動,同時保持獨立性、各自運作、自我管理、自我調整、自我修復的系統。這樣的系統足以激發並且被學習。一個國家應該要能自行運作、管理所有的系統。這是為什麼我去到你們的立法院去支持學生,因為,我跟他們說:「你們的運動是對的,你們說你們不想成為全球化的一部分,也不想成為中國貿易的一部分。」

中國,很棒的國家,我沒有反中,但是台灣是個自給自足的島嶼,在與中國、美國、韓國、日本還有其他國家和諧共處的同時,應該要自己運作,自己控制、自己管理整個系統。和諧的關係是好的,但是不能失去自己的獨立性。

你的身體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的身體是完全獨立、自我運作的個體。你能夠思想、感覺、創作、你可以睡眠,你可以完全靠自己做所有事情,而且互為關連。跟你的鄰居好好相處,跟你的朋友好好相處,跟你的父母、你的先生、你的妻子、你的孩子,還有其他人以及大自然。所以建立關係是好的,但是當你合併而且變得無法獨立,而且某一程度的期待別人提供你生活所需,帶給你快樂幸福的話,一但對方不高興得時候,你不是就糟了嗎?所以自主運作完整系統是朝向全人發展,也是全人教育最重要的關鍵。這也是我為什麼要把握機會跟學生們說話。

我大概跟他們說了十分鐘,我說:「我鼓勵你們為了維護自主權、維護在地經濟而站出來,為了美麗的台灣島的自治權站出來。」當然,我現在來到這裡,我非常喜愛這裡。這裡的居民、文化和食物是多麼的美麗,你們所擁有的實在太棒了,我多麼希望這些美好不要被西方的流行潮流給吞蝕,希望你們不會失去自己的文化,不要失去自己的特色,千萬不要失去自我。如果你失去自己的特色,忘了自己是誰的話,誰還要到台灣來。誰會要到台灣來看美國、中國或者其他文化的影子,人家要看到的是你自己的文化。

了解自己欣賞自己

所以我希望每個人都做自己,每一個人,做真正的自己。這也是我為什麼說在全人教育裡面,教授必須照顧到每一位學生,了解他們是甚麼樣的人,學生的天賦是什麼?優點在哪裡?喜歡什麼?對什麼有興趣?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雖然獨特,但也都是生活網域中的一份子,我們在天地之間相互關連而且互相倚賴。所以我說,這是某種奇妙的關係,而我好喜歡這種美好奇妙的事情。我們是獨立的個體,卻也同時是生命網域的一部份。這是我認為全人教育應該有的態度。我想這部分已經講得差不多了,我會保持非常開放的心,所以請大家提出問題來挑戰我。剛剛姜教授說,在台灣每個人都自有想法,不同意別人的看法,

請你們不必要同意我的說法,請提出問題挑戰我,謝謝。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