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提斯庫瑪與慧光法師談「和平與恐懼」


2014/3/24上午,Satish Kumar 應梧桐基金會邀請,在台中大里菩薩寺與慧光法師就「和平與恐懼」對話。這是場小型私講,未對外開放,在此與梧桐之友分享當日現場部分內容與提問以及兩位大師的回應。

人如何存在世界上?

人與他人及萬物是互相關聯且彼此依賴的,人與萬物並非各自獨立無關的個體,而是一體的。所以當我們對別人生氣,我們也是怒氣的受害者,當我們傷害別人,我們就是在傷害自己 ; 而當我們愛別人,我們也是在愛自己。也因此,我們給予越多愛,我們所擁有的愛就越多。

如何擁有和平?

首先要與自己和平相處。如果我們對自己說「我不夠好」、「我做不到」,就是沒有與自己和平相處。我們可以常常問自己:「我現在感覺平靜嗎?」「我現在的心靈處於什麼狀態?」

當我們能與自己和平相處,才能與他人和平相處。「他人」包括所有不同國籍、種族、文化、與思考方式的人。

最後我們要與自然和平相處。如果沒有大自然,人也不會快樂,在那樣的情況之下,經濟成長又有何意義?

和平與信任共同存在

信任會帶來和平。我為和平徒步而走時,身上沒有帶任何錢或食物。我為了和平而走,如果我不信任我所遇到的人,不相信在他們會對我伸出援手,讓我能有東西吃、有地方住,我又將如何與當地的人建立和平的關係?人是帶著信任來到這個世上,我們出生時沒有帶著食物或衣服在身上,相信大自然會提供食物餵飽我們,父母會提供他們的愛養育我們長大。信任與和平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只是我們忘記了。

如何面對恐懼?

恐懼是一種幻象(illusion),它並不真的存在,它只存在我們的腦海裡。

我們會恐懼是因為我們害怕失去,我們會害怕失去是因為我們沒有體認到一個事實,那就是,沒有任何事情是永遠不變的,如果我們認知到所有事情都是變動的,而隨之調整,那我們就不會感到恐懼。

我們害怕父母老去,最後離開我們。但害怕無法使老去這個事實停止,而且老去是自然現象,是美麗的過程。父母的老去讓我們有機會去為他們做些事。

我們會害怕死亡,是因為我們害怕我們的存在就此終止。但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旅程的開始。我們害怕未知的未來,害怕我們的努力沒有如預期的結果。但當我們活在當下,並持續去做,自然就會產生結果,不需要去擔心。

如何克服恐懼?

我們善於覺察外在環境,卻很少覺察內在的情緒。

對自己內在的覺察是第一步,我們可以常常問自己:我現在的心靈處於什麼狀態?如果覺察到自己害怕,就容許自己害怕,如果覺察到害怕離去,就容許它離去。同時去觀察是什麼造成這些情緒,是什麼讓這些情緒產生,也同時觀察情緒如何離開。當我們對自己瞭解越多,越常觀察我們的內在,就越能夠處理這些情緒。不斷的練習能幫助我們提升內在的能量,久而久之,恐懼對我們的影響就會漸漸縮小。

如何面對你不同意的人事物?

遭遇好事時我充滿感謝,遭遇困難時,我用歡迎的心態迎接,把困難視為挑戰與學習的機會。

我歡迎不同的意見,並視為了解他人觀點與檢視自己想法的機會

面對不公平的制度,我起身改變它。改變不是一天可以造成的,因此改變不公平的制度需要有耐心,要有付出長期努力的準備。用非暴力的方式反對,因為非暴力是最大的力量。

暴力與非暴力如何區別?反對不公平的制度是非暴力;反對特定的人則是暴力,因為反對的過程必然對人產生傷害。

成為你想看到的改變 

甘地的名言:「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be」,意指「成為你想看到的改變」。面對不公平的制度,抱怨於事無補,要起身改變它。當你希望改變發生時,如果你自己不開始行動,你不能期待世界改變。有人認為,只有自己行動有什麼用,但事實上,改變會產生連鎖效應:你會影響你周遭的人,你周遭的人會影響他們周遭的人,改變就因此而擴散出去。

為什麼選擇吃素?

大眾可以選擇從少吃肉開始。吃素,首先是為了環境。在人口增加而土地有限下,肉食的土地需求量高於蔬食。另一個原因是現代豢養畜產動物的方式極不人道,多數人沒有感覺是因為不知道實情,如果大家有機會看到這種幾近暴力的豢養方式,想法必然會產生一定程度的改變。用暴力對待動物,就是用暴力對待自己。當我們吃下的食物不快樂時,我們自己也不會快樂。

如何開始一天,讓自己每天充滿能量?

Satish Kumar 每天的第一件事是感恩有太太陪伴在身旁。他每天早晨與太太一起閱讀心靈有關的書籍,並且會花一些時間與自然相處,接觸土地、觀察照顧自己的果園,看著果樹和其他植物在四季中的變化。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