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合作社 - 具有靈魂的經濟活動


「我們過去所受的教育,從來沒有告訴我們什麼是合作社。雖然學校裡面有員生消費合作社,但是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只知道是福利社。在座各位非常幸運,第一次接觸合作社就聽到台灣合作社的第一把交椅孫炳炎老師開講。」台灣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主席許秀嬌在綠經濟系列之《合作經濟》講座的開場詞,說出大家腦海中的合作社印象。

如果合作社的功能只是學校公家機關的福利社,買賣一些小東西、農產品,實在不必在憲法中明文規定國家應該要鼓勵和扶助合作事業。中華民國憲法第145條「國家對於私人財富及私營事業,認為有妨害國計民生之平衡發展者,應以法律限制之。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已經清楚說明,當私營事業過度膨脹時合作社制度是抑制私人資本,保障一般國民的另一種選擇。也因此,政府有責任要推動合作事業。但現實上我們並沒有看到憲法145條的作用,反而看到大型企業被扶助獎勵,各種合作事業被改制兼併。台灣國民從小到大除了去學校合作社買冰棒吃之外,幾乎沒有人告訴過我們,什麼是合作社。主政機關並沒有教育人民,除了現行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之外,還有其他選擇。

合作經濟既不是資本經濟也不是社會經濟,而是藉於中間的另一種選擇。這樣的經濟模式在歐洲國家已推行很久,也很有成就。以零售業的消費合作社占整體消費市場的比例來說,芬蘭44%、瑞典38%、丹麥36%、英國也有18%。而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市場佔有率荷蘭高達83%、芬蘭79%、義大利55%、法國有50%。金融合作社,也就是信用合作社部分,法國的市場佔有率50%、塞浦路斯37%、芬蘭35%、奧地利32%、德國則有31%,為數相當可觀。

從這些數字和營運內容可以知道,合作社決不是單純的員生福利社而已,它其實適用在所有民生所需,從生產、勞動、金融到消費都可以利用合作社組織運作。舉例而言,日本有殯葬合作社、保險合作社,都是為了滿足一般民眾的普遍需要,所集結而成的結社團體。結社,是人民在產品價格升高、品質下降、實質工資減少、環境破壞的狀況下的另一種選擇。集結眾人之力組織合作社,是平凡大眾自力改造扭轉局面的方式。

和資本主義一樣,合作經濟也可以處理眾人的生產與消費等民生問題,但兩者對於出資方式、營利目的和利潤分配方式卻有很大的差異。合作經濟講求公平、講求互助、講求均分,在資本過度密集造成貧富差距過於嚴重化的今天,成立合作社成為另一種出路。合作社的運作是所有社員共同出資,每一位社員都是主人,都可以參與它的經營,所以是共有的,無論權利或是利潤都是社員公平分配。如果合作社有結餘資金,也是共同公平分配,例如消費合作社按社員年度消費比例公平分攤,勞動合作社則是按勞動付出的比例分攤。

合作社的名稱雖然古舊,思想和內涵卻很顛覆。它的原型出現在英國,因為工業革命後,英國的社會結構產生巨變,有錢購買機器從事生產的資本家和被資本家雇用的勞工,形成兩個截然不同的階級。早期各司其職的社會分工開始質變,耗時耗力的手工技術逐漸被機械取代,工人成為操作機器的勞力,隨時可以被更廉價的勞力取代,變得更沒有價值。

當時有一位資本家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1771~1858)對於勞工被過度壓榨感到不平,立志要為勞工發聲,找出替代的方式。歐文後來被稱為「社會主義思想開端者」,也被稱為「合作社之父」。他的一生致力解放勞工,在推廣平民教育上的投入尤其被肯定。因為教育可以提升窮人的知識和思想,進而翻轉勞工的宿命。1890年著名的經濟學家阿法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 1842-1924)也一再呼籲資本家拿出資金提高工人的教育水平。他認為教育可以提高工人的生產力,資本家會因此得到回饋。

德國工業化的時間較慢,但是工業和農企業的引進也在農村產生巨變。家庭農業無力購買資材,只好以高利向農村資本主借貸,最後造成小農失去土地,轉為廉價的農工。當時有位農村鎮長雷發森(Friedrich Wilhelm Raiffeisen1818 – 1888)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他以宗教情懷照顧農民,利用組織農村信用合作社的同時辦理農產運銷。他說:「我們都是上帝疼愛的孩子,在教會裡以及在合作社裡我們都是兄弟。」成立信用合作社是為了解決高利貸的困境,農產運銷合作社則可以幫助農民解決生產和銷售的問題,讓小農不必依賴大企業。聖經上說「有力的人幫助無力的人」,正是農業合作社的基本精神。

從雷發森發展出來的合作社是建立在互信互助的倫理基礎上,避免農民受到高利貸的壓榨,農民成立儲蓄互助合作社與都市中的信用合作社目的並不相同。農村合作社對於解決德國的農村問題頗有成效,於是,這個制度便傳到了中國和日本。當時中國政治不安定,農村合作社無法推展,反而在日本推行成功。靠著日本政府推動,農業合作社在日本的每一個鄉鎮設置,直到現在合作社在日本依然占有不容忽視的地位。

歐洲是以合作社來解決貧窮問題,到了亞洲則是以合作社造福農村之餘,同時利用合作社來吸收民間的資金。台灣的合作社發展狀況與日本相似,早期農村合作社的存款會被轉寄到合作社聯合社,也就是合作金庫,再透過合作金庫貸放到非農業部門,從事工業化發展。後來農業合作社就變成農會,都市裡的信用合作社也各自有發展,有的甚至在政府的鼓勵與協助之下被併入私人銀行。

史上最被人推崇,也被認為是第一個經營成功的消費合作社是羅虛戴爾公平先驅社(Rochdale Society of Equitable Pioneers),羅虛戴爾是英國的一個地名,在曼徹斯特附近。羅虛戴爾公平先驅社針對經營設定了幾個原則,後來成了合作社的基本精神。它的大致的內容是:入社公開,共同出資,限制股金的利率,不論出資額都是一人一票,也就是落實民主管理。鼓勵社員參與,盈餘按個別社員的交易額還給社員,並且保留部分盈餘作為教育社員,關懷社區和社會,並鼓勵合作社之間的合作等等用途。合作原則,在全世界各地的合作社普遍被遵守,有的國家甚至在立法的時候,就把原則放進去,讓合作社的特色可以透過法律凸顯出來。

小學生在學校開始接觸福利合作社,但很多學校老師並不瞭解什麼是合作社,以為合作社就等於福利社,甚至因為怕麻煩把它包出去給連鎖便利商店。合作社制度背後深遠的思想沒有被傳遞延續,失去了最重要的教育意義,是相當可惜的事。法國的經濟學家查爾斯.紀德(Charles Gide, 1847-1932)說過的一句話切中核心,他說:「合作社的目的在改造社會,解決貧窮問題,合作社不應該只是廉價的分配,也不應該只是為了要分配來作經營,如果沒有改造社會的靈魂,剩下的只是個軀殼,那麼,即使戰勝了整個世界又有甚麼用呢?」。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