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山一樣思考


一個適合健走的午後,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來到梧桐基金會,說起手作步道和山林的故事。自從開始爬山,徐銘謙才發現許多承載著歷史記憶的古道,正面臨被水泥取代的危機。

dd_think_like_mountain (1)

徐銘謙。圖:講師提供

早期交通不發達,深山造路只能依靠人力及畜力。我們敬畏山的壯麗和瞬息萬變的性格,只選擇山勢較緩的地方鏟出一條路,或舖石磚和木材。當時的人們修繕步道時,是使用身邊可以隨手取得的材料,不會遠從外地費力搬運。沒有一條路可以永遠承受山的變動,來自天然的建材,一旦遇到崩塌,也只是讓石頭和木材回歸山林,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

這樣的施作方式,在現代已不多見。現代化的作法以低成本、易施做、簡化維養頻率為目標,堅固耐用的水泥因此成了最普遍的舖路材料。但現在我們都知道,即使堅固如水泥也是無法抵擋山的變動。舖平硬化後,水泥就無法被分解,成為山中永遠的廢棄物。徐銘謙體認到,要拯救古道,必須要跳脫工程形式的維修方法,也因此決定踏上阿帕拉契山徑,去學習如何修建步道。

跨越美國及加拿大東部的阿帕拉契山,有世界上最長的手作步道。為了保護山林的美麗及完整,Benton MacKaye在1921年發起手作步道的願景,用16年的時間與志工動手串聯阿帕拉契山脈中的各段步道。從最初3200公里到現在長達5550公里的山徑,完全仰賴步道志工的維護。過程中只用最簡單的鋤頭、圓鍬等,並取材石頭、枯木、泥土及落葉,就能完成一條不留痕跡的天然步道。

簡單的工具和簡單的方法,搭配毫不馬虎的態度,成就高品質的手作步道,也顧及了人的安全及環境的完整。至今,每年仍有數以萬計的登山者行走於此。徐銘謙親身參與阿帕拉契山徑的修繕工作,期望能讓台灣的古道留存下來,讓登山者的步伐繼續在古道上刻畫歷史,也讓後代子孫能繼續享有不受破壞的山林美景。

 

講座EDM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