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植物到紙藝 - 用手作紙尊重環境


有別於商業化的大量造紙,傳統的造紙工藝節奏緩慢產量稀少,將植物纖維的原始美保留在紙上,也保留了對環境的尊重。這份用心使得平常紙張保有人文溫度,甚至可以化為新的植株,成就完整的造紙循環。

梧桐基金會於2015年3月份,邀請美國環境藝術家艾婕音女士(Jane Ingram Allen)駐館,舉辦了兩天的工作坊,帶領參與者從源頭採集,到動手創作一張張獨一無二的天然紙。艾婕音曾長駐台灣八年,在偏鄉教導學童手作紙,並透過紙藝創作,展現台灣之美。她的紙,總是採集在地植物製作,保留了臺灣在地植物的特色。

紙張的來源是植物,因此工作坊從認識和採集周邊植物開始。構樹、鳶尾花、香蕉葉、月桃、蒲葵、破布子、狼尾草、香蒲…,都是我們身邊常見的植物,包括令人欲除之而後快的雜草,都能成為色彩豐富的天然紙張。學員常問哪些植物可以做成紙,對此,艾婕音說,大多數的植物都可以做成紙,差異只在紙的韌度。她鼓勵大家多嘗試,也許還可以把傷腦筋的雜草和外來入侵種做成美觀的紙藝品。

dd_hand_made_paper (1)

艾婕音女士 Jane Ingram Allen。攝:梧桐基金會

每種植物最適合做紙的部分不同,鳶尾花、香蕉葉、月桃等草本植物的葉子纖維堅韌,適合製紙;構樹的樹皮則是古今往來最被推崇的製紙原料,因為它不僅堅韌而且白淨,早期的紙鈔都是以此為原料。採集時,艾婕音叮囑大家,只要少量摘取植物的葉子、樹枝,或自然脫落的樹皮,才不會影響植物的健康,從小地方就可以看出藝術家對環境的尊重。

將採集來的材料與強鹼一起熬煮,可以去除葉肉並軟化纖維。煮過的纖維用木槌敲打再與水混合,就是紙漿。這樣做出的紙漿能製出有如宣紙般輕薄的紙張,是中國/日本傳統的製法。

dd_hand_made_paper (2)   dd_hand_made_paper (3)   dd_hand_made_paper (4)

熬煮 → 捶打 →泡水混和,就是可以做紙的紙漿。攝:梧桐基金會

學員利用抄紙膜練習手感,讓紙漿在抄紙膜中前後左右晃動,才能撈出厚度平均的紙。因為單次撈起的紙張很薄,艾婕音便示範如何在第一層紙上加入押花、拼布、線條等,再以第二層紙蓋上,變成一張獨一無二的紙藝品。

dd_hand_made_paper (5)

學員創作中。攝:梧桐基金會

除了學員採集的自然纖維,艾婕音也帶了一些已製好的乾燥紙漿,包含能送進EPSON印表機中的菲律賓麻,和回收牛仔褲的藍色棉纖維。用這些纖維做出的紙張較厚,可以拓印在不同紋路的表面,紙張乾燥後,能完整呈現原有的紋路。

艾婕音的作品最特別的地方,是她在紙藝中加入的新生命──種子。這類作品擺放在室外,隨著時間變化,會慢慢分解回歸大地,而原本夾在紙藝品內的種子卻能繼續發芽,形成新的生命景象。身為環境藝術家,艾婕音不追求永恆不變的藝術作品,反而希望她的藝術在分解之後,帶給環境更美好的改變。工作坊產出的作品,多數都加入了在地採集的野花種子、樹木種子,期望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能看見這些紙藝發展出的美麗結果。

dd_hand_made_paper (6)

學員作品。攝:梧桐基金會

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